<kbd id='e89m6lx9t'></kbd><address id='0oKNT33Np'><style id='31ry9PzdZ8Z'></style></address><button id='99lXL440e'></button>

              <kbd id='2PBNDGUX5OM'></kbd><address id='vDR3nx99UE'><style id='GC0M0Exd2'></style></address><button id='ICRb98yWO'></button>

                      <kbd id='cCX53GL3'></kbd><address id='2GA0rLIExNX'><style id='2EHB3m2F'></style></address><button id='8mraABfF6ib'></button>

                          三分彩分析

                          来源:北青网焦点新闻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4-14 15:44:15

                            前几天,嵊州的表弟给我发了一张他几年前在新昌大佛寺给父亲拍的照片。 打开一瞬间,看着父亲温和的笑容,我的眼泪就控制不住溢出眼眶。 穿着淡蓝色衬衣的父亲,笑意盈盈地看着前方,身旁是人来人往的热闹世界,他是个多么热爱生活的人啊!  去年,层林尽染、五彩斑驳的美丽深秋,我的父亲却突然病倒了。 由一场高热打头引发的真菌感染,彻底击垮了父亲原本羸弱的身体。 短短个把月时间,他从一个每天在家闲不住的人,变成了躺在病床上被折磨得痛苦不堪的重症患者。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以至于我总是产生幻觉:这不是真的!一直以为自己永远不会长大而父母永远不会老的我,突然一下子陷入了巨大的恐慌。   从他自己健步走进病房住下,短短几天,还没查清病因,病魔就彻底击倒了父亲。 他虚弱得连轮椅都坐不住。 每天,我连哄带骗地让他喝米汤、牛奶,可很想多吃点的父亲已经身不由己。 每次当他闭紧嘴巴摇头示意不能再喝的时候,我心痛,只能假装安慰他:马上就能治好回家。 有次,给他切了一个橙子,他拿起薄薄的一片,贪婪地吮吸着橙汁,一个劲地说:太好吃了,怎么会这么鲜呢?可是,他再也吃不下第二片。 那时,我的心在滴血,我后悔,为什么平时没能想到父亲爱吃这个呢?最后的几天,已经神志不清的他拒绝挂盐水,同时神情紧张。 我彻夜守在病床边,一直摸着他的手,看着他多天滴水未进、时常昏迷的模样,我除了泪水直流和心如刀割,别无他法。   住院36天后的那个下午,天空突然刮起了大风,接着又飘起了零星小雨,渐黄的树叶纷纷坠落,风吹在身上,让人瑟瑟发抖。 我们小心翼翼地把父亲接回家。 他在昏迷的间隙睁开眼睛,发现躺在自己的房间,看看熟悉的四周,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第二天清晨,一夜未眠的我,看着大口喘气的父亲,预感他快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不禁悲从中来。 随即,我感觉手掌里的手,渐渐失去了体温。 我呆呆地望着父亲失去温度却依然和蔼的面容,泪水无声地滑落。   这是我第一次眼睁睁经历亲人的离开。 亲爱的父亲走完了劳累的一生,在马上要享受幸福生活的时候,永远地离我们而去。   之后的夜晚,我总是控制不住地想到他,辗转难眠。 父亲的一生,犹如一部斑驳的老电影,那些画面,怎么也不能从我脑海消除。   父亲是个乐观开朗的人,再苦再累的事,在他看来也没那么糟糕。 我刚出生那几年,全家人还住在茅草屋,父亲却会苦中作乐,说茅草屋冬暖夏凉,人家想住还没条件呢!夏天闷热,我和奶奶睡在一起,父亲就在靠床的那堵泥墙上挖一个小洞,习习凉风吹进来,我居然开心得在床上翻跟斗。   我年少时,母亲身体不好,不能下田劳作。 到了“双抢”季节,父亲就带着放暑假的我下田劳动,速度自然不快。 看着别人家基本都已经插秧完毕,而我家的水田还是大片空白,明晃晃地在太阳下刺眼,母亲不免有些焦急。 这时,父亲总会笑呵呵地说:“急啥呢?人家只不过是早完工两三天罢了,总有一天我们也会全部插好的。 ”那时候的父亲,虽然身材瘦小,却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力气活一点也不输给身强力壮的人。   父亲参加过长山河和红旗塘人工开挖工程。 这些在嘉兴历史上的重大水利工程,都是农民用一副副厚实的肩膀、一身身的汗水,一担担地手拎肩挑干出来的。 一天的劳累结束了,晚上,父亲会在歇息的工棚里给大伙讲故事、说笑话,在哈哈大笑中,让大家一天的疲劳一扫而光。 据说,生产队时期,队里的许多人一到晚上就不约而同来到晒谷场,为的就是听父亲摆龙门阵。 父亲一边熟练地打着毛衣,一边给乡亲们讲山海经。 到散场的时候,总会有一些大妈大婶恋恋不舍地说:明天你还来哦,真是太好听了。 那时农村的文化生活实在匮乏,父亲在乡亲们眼里简直就是个当红明星。 我长大后,从人们的闲谈中还能想象到当时的热闹场景。 所以,儿时的我也经常缠着父亲说山海经。 不清楚的人还以为父亲有点文化,所以会讲那么多故事,其实他只上过几天扫盲班而已。   父亲很慈祥,从来没骂过我和妹妹。 但他又对我们很严格,一直教育要我们好好做人。 他最多的话,就是做人要“穷挺括,饿板扎”,生活再苦也不能去占人家便宜。 于是“吃亏就是便宜”成了他的口头禅。 儿时,家里的生活虽然很困难,但我在面对别人地里那红艳艳的西红柿、鲜绿的黄瓜、黄澄澄的香瓜以及树上让人垂涎三尺的水蜜桃时,只是暗地里深深地咽下口水,目不斜视地从它们面前经过。 这时的我,觉得自己像个了不起的小英雄,挡住了美味的诱惑。   父亲骨子里是个有正义、热心肠的人。 有一回,他在河边赶路,突然发现对面水中有个小孩在拼命挣扎,父亲一边大声呼喊,一边脱衣下河要游过去营救,对岸其他人也听到喊声,抢先把孩子救上了岸。 事后,男孩父母带着孩子和礼物来到我家表示感谢,说要不是父亲发现,恐怕孩子就没了。 父亲却一再表示并不是自己救下孩子。 不过,我知道,如果没有其他人,他一定会过去救的。 只是,那样的后果,我不敢去想——那是一条很宽很深的河,更重要的是,家里人知道,他是不会游泳的。   为了这个家,父亲一直在不懈地努力。 他一直坚信,只要勤劳肯干,日子总会好起来。 在挥汗如雨的大热天,不会骑车的他背着个木箱子,去批发部批几盒冰棍,走村串户去兜售。 当人们躲在树阴下乘凉或在风扇下舒服地睡着午觉时,父亲却不敢休息。 天气越热,生意越好,而他自己从来不舍得吃上一口冰棍。 毒辣辣的太阳下,看到他被汗水湿透的身影,我的嗓子就会发堵。 夏天过去了,父亲就挑着担子,装上瓜子花生之类,走村串户叫卖。 后来,父亲勉强学会骑自行车,去水果市场批了水果,在小镇上摆摊。 看着刚学会骑车的他居然载着一百多斤的水果回家,我除了惊讶之外,剩下的就是无比地担心。 不知道瘦小的父亲哪来那么大的毅力,骑二十公里路,而且还要翻越路上多座高大的石拱桥。   在父母的奋斗下,家里的生活日渐好过。 可这时,父亲也老了。 他的耳朵已经不太好使,有时对着他大声说话,他还是一脸茫然或七搭八搭,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就难受。 一生的劳累,给他留下了严重的健康问题。 肝脾肿大不说,类风湿也找上了他。 看他手脚疼痛不能走路,只能躺在床上时,我恨不得能替他分担一些痛苦。 而我唯一能做的,仅仅是带他到处寻医问药。 每当疼痛减轻点时,他又闲不住,一拐一拐地忙个不停。 我们责怪他时,他还很幽默:要是我坐着不能动,得带我上医院了;能动时做一点,就当我锻炼身体,不然变成老年痴呆,你们就麻烦了!  是呀,亲爱的父亲,我多么希望您一直生龙活虎,永远都不要老呀!可是,这一切已经成了永远的痛。 从此,我再也没有父亲可以叫了。   或许,就像一位前辈对我宽慰时所说的:记住您的教导,做一个善良正直、简朴勤劳、幽默开朗的人,这才是对您最好的怀念。   请您放心,我会做到的。   ※新书荐读  诸子的真相    作者:何新  出版社:现代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9年2月    【作者简介】  何新,浙江温州人,当代著名学者,历史学家、哲学家、经济学家。 曾任职于中央财政金融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现任职于全国政协。 他的研究范围涉及经济、哲学、历史、考古、语言、神话等诸多领域,学贯中西。 本书中,他凭借深厚学术功力、颠覆性的视角,解说儒、道、法、墨等诸子的思想精髓,从源头上重新梳理了中国文化精神的本来面目。 同时,何新厘正了部分经典国学著作中的错讹之处,对部分经典的解读也给出了与众不同的看法。   【精彩文摘】  一    中国历史上的春秋战国时代,是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生深刻、全面变革的时代。 百家诸子都兴起于此时。   《汉书·艺文志》将先秦诸子划分为十家,认为每一家都是出于某一种“王官”(政治分工中的官属专业)。   但是作为历史学家的班固忽视了极其重要的一点:先秦诸子之分并不仅仅是不同的学术思想之分。 这种分野之后,有政治意识形态之争,有时也有直接的权力政治之争。   而尤为重要的是,从其思想和政治功能看,战国诸子中至少有两个学派,并不单纯是学术的思想与学派——它们事实上乃是中国历史中最初形成的雏形政党。   这两种具有雏形政党形态的学派,即儒家与墨家。   近世一些学者多以为,政党政治仅仅是近代西方政治的产物。 殊不知,当春秋战国之际,由于君权的衰落,在以天子为中心的君主制度蜕变为大夫和陪臣执国政的贵族政治制度过程中,政党政治也已萌生于当时的诸子百家学派之中。   所谓政党,就是具有专一的政治纲领,较严密的分层组织,有纪律约束,有精神、政治和组织的领袖,有远期及近期的政治目标,且有经济来源即组织经费,从事有组织、有目的的政治活动之政治团体。   从上述几点去观察,孔子组织的儒党,以及后来墨子组织的墨党,都完全符合标准。 孟子曾谓“天下二分,出儒入墨”。 可见儒墨的影响之大。 从历史和政治活动史看,孔子与墨子不仅是学者、思想家、教育家,事实上也是两位出色的政治组织者和政治领袖。     二    先秦诸子之兴起,其社会基础是当时社会中一个新阶层的兴起。 这个阶层,就是春秋末期出现的所谓“游士”或“游学之士”。 游,就是四方游荡。 之所以能向四方游荡,因为其身份乃是自由的。 “士”是一种社会身份,士高于农夫等劳动者,但又不是真正的贵族。 士是周代世袭贵族社会的边缘阶层。 士在商及西周社会中早已存在,但游士则是东周、春秋时期社会分裂的产物。   春秋以前,官有世业,世官世守。 士、农、工、商、皂(造)、隶(力)诸种姓,各有专业分职和人身连带,世代不能改变。 因此,春秋前的“士”阶层,并不是游士。   游士从何而来?从贵族和士阶层中的“庶子”而来。 庶诸古字通,庶子即诸子。 诸,多也,余也。 庶子是相对于嫡长子而言,庶子是贵族阶层中一种边缘人或者所谓“多余的人”。 所以到两汉时期,庶子甚至演变为竖子,成为一种卑贱之称和骂语。   西周政治经济制度的主体是宗法种姓制度。 这种宗法种姓制度,也就是所谓“周礼”名下之封建宗法制度的本质和实体。 根据周代的宗法制度,贵族阶级的权力、财产、身份、地位的传袭,实行严格的嫡长子(宗子)继承制。 但是嫡长子只有一人,即“世子”。 非嫡长子的其他子弟,即“诸子”或者“庶子”,都是没有直接继承权的。   嫡长子继承父业,非嫡长子的庶子们则享受不到父辈的贵族身份与称号。 而非贵族的王官,其庶子也无继承权,必须学一些手艺和专业。   随着人口的代代增多,国中可分封之闲土日少,官禄事权也日分日削。 于是,在贵族和“士”的子弟中,逐渐游离出来了一批无法进入贵族主流社会的边缘人。   这些边缘的“士”之子弟,虽有贵族和“士”的家世背景,但却没有继承权、没有土地、没有官职,甚至有的也没有正式身份,这些人就成了所谓“游士”。   但是,游士们的政治身份是自由的,他们在社会中的地位高于农夫、商人、奴隶。 游士不受人身依附关系即当时的编户制度约束,因此可以四处游荡。     三    孔子正是来自这样一个社会阶层。 青年时代,他也是一个四处游荡、寄食于人的“游士”。 于春秋中期出现的这一游士阶层中,孔子应是其中最有名望的一位。 由于其有名望,因此他成了名擅一时的“名士”。 其实,先秦诸子百家,除老子是世官世守的史官世袭贵族以外,多数人出身几乎都是“庶子”和游士。   孔子之所以主张“有教无类”,就是因为其徒党中有很多这种出身的边缘人。 因此当时有人攻击他门下多收庶子,举例是:“子张,鲁之鄙家也,颜琢聚,梁父之大盗也;皆从学于孔子。 ”  宗法贵族看不起这些庶子、游士,蔑称之则为“竖子”。 “竖子”其实是“庶子”的另一种写法,在战国秦汉时代以后,这成为一个骂人语,其意义略相当于“小人”、野种。 但是,尽管宗法贵族目游士为“竖子”,孔子却针锋相对地提出了一个被赋予一种新的道德含义的词语“君子”。   “君子”本来是指贵族,是一种高贵的社会身份。 然而孔子之所谓“君子”,却不是以血统而区分,不是指身份和出身,而是指具有高尚的学养和道德的人。 因此,即使出身于小人,身份是庶子,只要其修养有德,则孔子也称这种人为“君子”。   孔子使“君子”与“小人”由世袭阶级的称谓,变成为区别道德人格的称呼。 换句话说,单凭血缘关系、宗嫡身份,并不能保证贵公子们成为“君子”。 这是一种舆论和道德评价人格的权力。     四    我曾经考证过,儒的本义是胥师,即主持宗社之祭祀、礼乐仪式和丧葬之礼的祭司。   孔子的出身是一个贵族的私生子和被遗弃儿。 其出身的母族颜氏,地位颇卑微。 孔子是一个贵族的私生遗腹子,他作为“士”的身份,事实上直到他成年之后才被鲁国的贵族社会所追认的。 孔子作为祭师和传教者的身份,本来也是自封的。   众所周知,孔子是中国历史上所谓“私学”的创立者。 孔子创立“私学”,打破了从前学社专于官府的局面。 在此之前,学术——特别是政治学术,是由国家所垄断的。   但是,孔子聚徒讲学,其真正目的并非仅是传播学术,而是为了从事政治活动。 他通过招收众多子弟而教育之,是要传播一种信仰、建立一个宗派。 他把具有共同信仰的子弟们聚集在一起,组织成一个团体,这个团体当时被称为“儒者”。   在西方,据说最早聚徒讲学的人是毕达哥拉斯。 毕达哥拉斯在意大利的西西里岛建立了一个密宗的学术团体,对一部分人讲授公开的内容,对另一小部分人讲授秘传的学问。 毕达哥拉斯的学派也是一个政治团体。   [何新按:孔子最早聚徒讲学的所在地,可能就是曲阜。 虽然前人有不同的说法,但我仍疑曲阜一名实际就是来自陬邑(孔子父亲的守邑)。 孔子任中都(汶上)守后,得到了采邑(禄田),这采邑可能也在曲阜。 ]  孔子的这个儒者的团体,既是学术团体,也是政治团体。 他们共同奉行以古代“六经”之道为主体的圣贤学说,形成一个学派,此即后世所说的“儒家”。 其从学者,称为“弟子”(子弟的倒置词),而外间则称之为“儒党”。 儒党一名,古已有之,非我所创也。     五    其实在孔子以后,以至后来的秦汉时代,“儒家”更像一个政党。   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家,实际是将儒党拔擢为控制政权和主流政治意识形态的执政党。 在武帝时期,这个儒者政党的宗旨可以概括为八个字,即“尊王攘夷”“复礼归仁”。 而这八个字正是汉武帝所需要的。   历史上的儒家之党,可称为“孔党”或“儒党”。 这个组织是有纪律的。 背叛师门者,会受到处罚,“弟子可鸣鼓而攻之”。   孔子使冉求为季氏吏,冉求为季氏聚敛,背叛了孔子的教义,于是孔子将他逐出弟子之籍,清理了门户。 这其实也就是开除党籍(参看《论语·先进》)。   晚年,孔子及其徒党被鲁哀公客气地请回鲁国。 当时鲁国君王正在遭遇内忧外患:内则三桓特别是季氏公族强大,一再欺负侵凌鲁君;外则东方有齐国、南方有吴越,均欲吞并鲁国。 鲁哀公实际也是要借重孔子及其儒党,形成一种制衡和卫护的力量。     六    由于孔子并不是单纯意义的学者,所以他平生“述而不作”,从未将自己关入书斋从事研究和写作。 所谓“述”,就是演讲和鼓动。   孔子的根本目的,并不是研究学术、著书立说、传之后世,而是要改革政治。   孔子也不是单纯的历史学家。 他曾经明言:他治史不是为了求历史之真相,而就是“借古非今”,以历史作为政治批评的工具,抨击时弊,令“乱臣贼子惧”。   孔子将古代的“六经”也作为政治意识形态的工具。 《诗经》本来是一部民歌、史诗和宗教乐歌,但孔子说诗,则侧重于讲授文字背后的微言大义,以解读古诗讽喻和批评政治(《诗经》毛亨序传,正是传述了子夏所读解的诗歌中的政治寓意。 所以汉武帝时代的政治家如赵琯、王臧,都是通过学习《诗经》出仕从政的)。 这种借古非今的态度,就是儒家的“今文”家言。 所谓“今文”的意思,就是现代派。   实际上,先秦诸子学说之所以兴起,主旨都并不在于为了著书立说,而在于要求宣传理想,并且付诸政治实践。 著书成为学者,并不是诸子的兴趣所在,孔丘、墨翟尤其如此。   在孔、墨以及后来的子夏、孟轲、荀况、韩非看来,政治行动实践的成功和失败,乃是第一等重要的事。 至于创立学说成为一家言,则倒是次要的。   孔丘、墨翟都抱有舍身救世的观念,他们以天下为己任,重视实际效果,希望有利于百姓(人民)的生活。   所以,孔丘一生恓恓惶惶,到处宣传“仁善”和“克己复礼”的观念。 墨翟也漫游宋、楚等国,到处宣讲“兼爱”。 这些学说无不是针对当时的实际情况而发,是适合于时势要求的。   司马迁云:“孔子布衣,传十余世,学者宗之。 自天子王侯,中国言六艺者折中于孔子。 ”  康有为《孔子改制考》推崇孔子为一伟大革命家:“孔子自具主张,以其标准进退其人,评价古籍,经典中之尧舜,未必实有其人,乃出孔子之假托。 所谓盛德美俗,未必实有其境,乃孔子虚构之景象。 一言以蔽,所谓托古改制也。 ”其说破几千年之覆,可谓别具慧眼。   总之,孔子之伟大,并不是单纯作为所谓教育家或思想家而影响后世。 他有远大的抱负,为此而聚徒结党,形成了一派重大的政治力量。 通过这一学党——“儒家”团体,孔学得以长期传承,在孔子身后两千年的历史中,形成一种伟大的文化和政治的传统。 儒者在汉武帝一朝得到国家承认,儒学遂成为支配中国传统政治近两千年的国家主流意识形态。

                          编辑:mu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http://555887.com/news/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5分彩有没有技巧 分分彩杀号 全天3分彩官网开奖号码 腾讯三分彩官网注册 全天腾讯一分彩计划APP 分分彩计划精准版 腾讯1分彩合法 全天3分彩和值计划 3分彩官网 全天腾讯1分彩和值在线人工计划 腾讯分分彩官网开奖号码 5分彩玩法